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加载中...

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
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

开通VIP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扈三娘艳史 第二十三章 势如破竹收蒲甘 兵不厌诈取安南
扈三娘艳史 第二十三章 势如破竹收蒲甘 兵不厌诈取安南
时间:2020-01-05 14:49:02

却说花逢春完颜红和张节分兵以后,领着一万兵马杀入蒲甘国。一进蒲甘境内花逢春就大显神威,第一战用他那百发百中的神箭射杀了蒲甘的三员大将,完颜红也在混战中用刀劈死了一员敌将,蒲甘军溃败了下去。第二战,蒲甘军元帅伯温集中五万兵马来围剿花逢春和完颜红的大明军。花逢春见敌军队形密集,遂令火炮军上前,一通火炮打得蒲甘军屁滚尿流,望风而逃。元帅伯温在逃跑中被花逢春一箭射中屁股,掉下马来,乱军中马踏为泥。

这蒲甘地势北高南低,中部还有大片平原,对大明军十分有利。北边的大明朝现在如日中天,蒲甘的百姓们早已听说了大明的繁荣昌盛,女皇扈三娘的英明神武。她一举统一宋辽金夏的故事也已在蒲甘的市井上和青楼瓦舍里传唱。再说蒲甘国原本就居住着许多汉人,大部分蒲甘人的祖先亦是从宋国迁移过来的,他们对归顺大明朝颇为赞同。

有此天时地利人和,花逢春和完颜红很快就攻占了蒲甘的一些州县包括几个较大的城镇。攻取这些地方并未耗费大明军的多少兵卒,大多是兵马刚到当地官员就主动了向大明军投降。

不过花逢春完颜红的兵马还是太少,攻下的地方都需派人守卫,很快就捉襟见肘了。两人商议后,决定先停下攻势,开始就地徵召兵丁,筹集粮草,准备下一步去攻打蒲甘的国都。花逢春完颜红驻守的城市叫树腊,有人口二三十万。其余被攻占的县府花逢春一般委任投降的官员管理,自己只派少数人监督,等候朝廷派遣任命新的官员。

蒲甘国王听说大明朝的征南军厉害,就召集儿女们商议破敌之策。他的两个儿子都无甚本事,不敢出声。只有两个女儿十分厉害,她们现今掌握着蒲甘的兵权,都争着领兵出战。国王自己不懂带兵,对她们道:“既如此,你们两个可一起领八万兵去破敌。”这八万兵乃是蒲甘的大部分兵力,国王只留下了不到一万士兵守卫都城。两人领命,磕头后退下。

国王的这两个女儿,一美一丑。美的那个是姐姐琼花,有闭月羞花之貌,今年已二十九岁。她善使一把三尖两刃刀,武艺出众。琼花一直是伯温元帅的副手,颇有带兵经验。丑的那个是妹妹赛花,二十五岁。她皮肤黝黑,身体肥壮,力大无穷,使两柄铜锤,是国王的侍卫统领。赛花并不是国王亲生的,她母亲和琼花的母亲是姐妹,父亲是一个武将。父亲死后她母亲改嫁给国王,她也跟着成了公主。国王待她视如己出。

这两个女儿都已招赘了驸马。好笑的是,琼花的驸马叫屠温,是前朝宰相的儿子。他生得粗俗不堪,除了力气大别无所长。国王登基前为了笼络屠温的父亲,将琼花许配给他。琼花嫁给了屠温这么个丑男人,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除了睡觉之外,她从不让他靠近自己。好在屠温脸皮厚,他有钱有势,夜间还能在床上肏肏如花似玉的公主,他也十分知足了。可怜美貌娇嫩的琼花每夜都被这么个蠢汉搂着睡觉,真是欲哭无泪。

赛花的驸马虞都却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当初国王刚刚登上王位,他在全国为赛花徵召驸马。蒲甘的百姓们只知道国王的大女儿琼花是个美女,没见过赛花,因此有许多人前来应征。虞都就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最后他夺魁成了驸马,进洞房后被赛花的模样吓得昏了过去,一时间传为笑谈。说句公道话,其实赛花长得并不丑,只是她皮肤太黑,身上毛发较多,连唇边也有些许胡须,再加上她威猛的身体,一般男人见了她都会被她吓跑。

琼花和赛花姐妹间感情极好,几乎无话不谈。虞都生性风流,常和别的女人偷情,赛花防不胜防。于是她想帮琼花和虞都牵线,心道我丈夫总归要去偷情,不如让他跟姐姐琼花做一处儿。可是琼花不喜欢虞都的虚伪狡诈,没有答应妹妹。她因为长期压抑,将性趣转到了女人身上,和几个朝廷官员的女眷们关系暧昧。

琼花和赛花领命出征,虞都去鼓动屠温,说要和他一起去当先锋。虞都认为大明军人数太少,挡不住蒲甘这边人多势众,他要趁此机会立些军功。屠温人笨,正好让他在前面冲锋陷阵。另外虞都也想借领兵的机会勒索百姓。琼花也不想屠温跟在身边烦她,就命屠温为先锋,虞都为副先锋,给他们分拨了两万兵。两人大喜,领兵先行。

屠温和虞都带着两万兵马,打出“蒲甘先锋驸马屠温”和“蒲甘副先锋驸马虞都”的旗号,将树腊城围住了。然后擂鼓鸣金摇旗呐喊,想引敌人出城来战。可是一直到午后,城里的敌军并未出战。屠温虞都累了一天,正准备收兵,只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炮响,树腊城的南门大开,一员敌将带着五百铁骑冲出城来。

他们急令兵马围上去。只见正中立着一员女将,身着金盔金甲五彩战袍,手舞日月双刀英姿飒爽。屠温虞都见了,惊为天仙,把嘴张的老大半晌合不拢来。那女将正是完颜红。花逢春出城筹集粮草未归,树腊城里只有她和五千余大明军。她在城上观察敌情多时,等得蒲甘军都疲惫了,这才领兵出来冲突。

虞都上前勒住马喝道:“吾乃蒲甘副先锋虞都。你是何人,竟敢侵入我蒲甘疆界?你若早早下马受降,饶你不死。”

屠温跟着喊道:“吾乃先锋屠温。俺哥俩正缺个铺床叠被的丫鬟,看你这小妹妹长得这么水灵,这差事就给你了。快来乖乖地投降,不要待我亲自动手,到时恐怕会伤了小妹妹。”蒲甘士兵们听了一阵哄笑。

完颜红大怒,也不答话,纵马就冲过阵来。虞都屠温正待出战,不想麾下一个叫勒温的部将也看上了完颜红,抢在他们前面出马迎住了完颜红。两人在阵前厮杀起来。两个斗了几个回合,完颜红看出勒温的武艺一般,心道:“这样的将军就算多杀几个也不顶事儿。蒲甘兵太多,我且诈败,让他们滋生轻敌之心,然后再给他们一个厉害瞧瞧。”

当下她假作力竭,一边喘息着一边拚命抵御勒温,口里不时放出娇声,把个勒温迷得昏头转向。斗了三十余回合,完颜红勒马往回走。勒温怎生舍得?拍马赶来。完颜红取出弓箭,一箭射中勒温手臂,然后领兵回城去了。勒温手臂带伤,不敢再追,气得哇哇大叫。虞都屠温两个亦跟着大叫可惜。

第二日,完颜红又领兵出城迎敌。屠温因昨日见完颜红的武艺并无过人之处,力气也不会很大。虽赢了勒温,实属侥幸。遂亲自舞刀上阵,大战完颜红。虞都恐屠温独自占了便宜,也挺枪上来助阵。完颜红见敌军两员主将都来了,大喜。女皇扈三娘曾经指点过她的刀法,她使的这两把日月双刀就是三娘送给她的。完颜红得三娘指点,又常和花逢春切磋,武艺大有长进。这时她将浑身本事使出来,手中双刀寒光闪闪,招招欲夺人性命。

屠温和虞都大惊。刚开始时他们和完颜红贴身近战,看着她婀娜的身材和娇艳的容貌,早被迷得丢了三魂七魄。忽然间美娇娘变成了女罗刹,两把刀带着寒气劈来。屠温躲避不及脖子上早被划了一刀,鲜血直流。虞都也被砍中肩膀,力透盔甲,险些跌下马来。两人吓得忘了疼痛,打马没命地往回走。他们带的两万军兵正在兴高采烈地观看两位驸马爷戏耍敌方的女将,突然的变故让他们惊呆了。完颜红领着五百铁甲兵一阵冲杀,敌军的阵势被冲得七零八落。

虞都屠温两个冲过自己的大阵,马不停蹄地接着往回逃,他们手下的军兵只好跟着走。不幸的是,迎面又遇见了花逢春这个杀神。他听闻蒲甘派大军攻打树腊,恐完颜红有失,急带兵赶了回来。屠温虞都的败军措手不及,被他截住大杀一阵。花逢春一箭射中虞都的战马,那马倒地,将虞都摔下马来。旁边正好有一泥潭,虞都一头栽进烂泥里,屁股撅得老高。花逢春紧接着一箭从他两腿间穿过,正钉在他那话儿上头。因担心完颜红的安危,花逢春也不多纠缠,领兵杀散蒲甘的败军,会合完颜红后一起回树腊城去了。

再说琼花赛花两姐妹领大军随后接应,路上遇见逃回来败兵,报道屠温先锋在树腊城下大败。两人连忙扎下营寨,安排防御,以防敌军乘胜追击。至天黑时分,陆陆续续逃回来一万余败兵,虞都和屠温也被他们的亲兵抬了回来。琼花叫随军医师查看他们的伤势,那屠温因脖子上被刀划破流血过多,当晚就死了。虞都虽然被救治后活了下来,他的命根子被花逢春一箭射断,这辈子也做不成男人了。

琼花赛花没想到才第一次交锋就如此大败,两人面面相觑,没了主意。她们已经夸下海口,父王将全国之兵都尽数交给了她们,如今进退两难,如何是好?两姐妹在无人处抱在一起流泪,一夜无话。

次日起来,琼花派军兵出去四处打探敌军动静。如此过了数日,闻报大明军倾巢而起,前来此处与蒲甘军决战。原来花逢春已在占领的蒲甘各地徵召了大约两万士兵。经过这几次大战,他觉得蒲甘军太弱,远不如安南军。自己完全可以以少胜多,尽快拿下蒲甘然后去支援张节。于是留下一万人守卫已占领的城池,自己和完颜红带着两万军兵前来和琼花赛花的蒲甘大军交战。

两军在旷野里摆开阵势,金鼓齐鸣。琼花赛花全身披挂,勒马立在军前。对阵里靠前面站着的是花逢春完颜红两员大将。蒲甘军虽然人数众多,却萎靡不振,反观大明军则士气高昂,像是占了绝对优势。花逢春手持亮银枪,骑坐下骏马在阵前往来驰骋,他欲先将蒲甘人的气势打下去。

赛花见了花逢春,暗道:“都说我的丈夫虞都是个美男子,眼前这个人既是英俊少年又是无敌猛将,可比虞都强多了。”想起丈夫虞都的命根子已被废了,将来只能当太监,心里一阵苦涩。那虞都虽然品行低下,毕竟在床第之间曾给她带来不少乐趣。

琼花则两眼直直地盯住完颜红看,觉得这个女人太美了,真想脱光了和她搂在一起亲吻爱抚。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大敌当前,身为主将怎可有这么羞人的念头?

这时一阵滨鸿嘹亮,天上一行大雁飞过。花逢春见了,取出背上的泥金鹊画弓,搭上雕翎箭,嗖的一箭,领头那只大雁应声而落。大明军阵上欢声雷动,喝彩不断。蒲甘军见了如此神射,吓得面如土色,鸦雀无声。

花逢春高叫:“有不怕死的蒲甘将领么?快出来与我决一死战!”蒲甘这边无一人吭声。琼花赛花对视了一眼,看来只能主将自己出战了。赛花纵马上前,迎住花逢春道:“休要猖狂,蒲甘公主赛花来也!”

大明军这边的人一见赛花就笑了:长得这样还自称“赛花”?花逢春却不同,他被赛花的模样吸引住了。他已娶了将近二十个娇妻美妾,一般的美貌女子是很难打动他了。赛花彪悍的身材和他父亲花荣的小妾鳌丽英不相上下,别具一番风味,让他眼前一亮。来不及多想花逢春就与赛花战作一团。

赛花抡起两个铜锤迎战花逢春的亮银枪,两个斗了五十余合。琼花在边上观看,见妹妹赛花已累得浑身汗水淋漓,大口喘着粗气,而花逢春则游刃有余,估计很快就能分出胜负。她心里着急,提起她的三尖两刃刀就要来助妹妹赛花。完颜红见了,舞起日月双刀,截住琼花撕杀。两人的兵器相交,杀得难分难解。

赛花在马上被花逢春的亮银枪缠住,用两柄铜锤左遮右挡,根本近他不得。她气得跳下马来,大吼一声,步行迎战花逢春。花逢春一心要活捉她,也飞身下马,两人在地上又你来我往地斗起来。花逢春一枪刺来,赛花用铜锤来砸他的枪杆,却砸个空。只见银光一闪,那枪尖贴着赛花的肚皮刺过去,将她的甲胄挑开,散落地下。赛花惊出一身冷汗,倒在地下滚了几滚,方才躲过花逢春的银枪。

眼见花逢春又持枪逼过来,她索性扔了双锤,脱下衣服,赤裸着上身,徒手就来抓花逢春的枪杆。花逢春使个诈,故意让她抓住枪杆。赛花大喜,仗着自己力大,用力把枪杆往怀里拉。她脸涨得通红,却不能拉动枪杆分毫。花逢春猛然将银枪一送,赛花立脚不住,往后一个跟头翻了过去,跌倒在地。观战的大明军士兵哈哈大笑,连蒲甘军中也有不少人忍不住笑了。

赛花性子最直,怎能受此羞辱?她跳起身来,胸前摇晃着又黑又大的两个肉球,向花逢春扑来。花逢春站稳步法,一手接住赛花的一条胳膊,一手插进她两腿间,用肩膀顶住她的胸部,藉着赛花的前冲之势,将她巨大的躯体越过头顶往身后摔去。这一下赛花被摔得眼冒金星,浑身疼痛,躺在地下半晌动弹不得。花逢春上前一脚踏住她,喝问道:“你服了么?”赛花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琼花也被完颜红擒住。她两人本来武艺相当,按说不斗个一百回合难分胜负。可是完颜红彷佛就是琼花的克星,琼花被她的容貌身材迷住了,心里痒痒的只想和她亲近。三尖两刃刀使得轻飘无力,眼睛还痴痴地盯住完颜红看。完颜红开始不知原委,差点将琼花斩于刀下。她暗道:“这个美艳的公主莫非患了失心疯?”后来她猜到了琼花的心思,哭笑不得,脸也不觉红了。

因周围有无数的士兵在观看她们交战,完颜红只能小声向琼花喝道:“你这女人好没羞耻!你既无战心,何不投降?不要枉送了性命!”

琼花方才如梦初醒,这时赛花已被打败。她无奈之下,下马对着完颜红跪下,道:“末将不敌,特向将军乞降。”其实完颜红心里也喜欢琼花,她跳下马,伸手将琼花从地上拉了起来。

琼花刚一接触完颜红,身子就软了,倒在完颜红的怀里。完颜红不得不将她抱住,琼花脸色绯红,浑身一阵痉挛。

蒲甘军见自己的两个主将都输了,遂跪下投降,无一人逃走。花逢春下令就地收编投降的蒲甘军,接管他们的粮草军饷。不愿当兵的给与路费回家乡,愿意当兵效忠大明的每人赏银五两。琼花哀求完颜红将她收为贴身奴婢,她道自己愿意献身伺候她和花将军。完颜红拉着琼花来跟花逢春说了此事,花逢春道:“无妨,你自作主张即可。”琼花大喜,即刻跪下拜谢了主人。当晚琼花就在床上尽心服侍完颜红和花逢春,三人一夜风流不提。

第二天花逢春心里惦记着赛花,来到关押她的地方看视她。只见她赤身裸体,被粗粗的铁链锁在一间空屋子里。原来她与花逢春相斗时衣服都被扯破,一时也找不到她能穿得下的衣服。看守的士兵见她长得凶恶,害怕她伤了其他人,就将她赤条条地单独锁在一间屋子里。

花逢春将锁住她的铁链打开,命人给她烧汤沐浴。又找来一套最大的男兵的衣服给她穿上,还让她吃了顿饱饭。赛花早就被花逢春收拾得服服帖帖,何况他是个比虞都还要俊美的男人?她不知花逢春要如何发落她,只是温顺地立在他身边,像头被驯服了的巨兽。

花逢春遣开侍卫,走近她身边,伸手进她的衣服里抚摸了一会儿,问她道:“你可愿意服侍我?”

赛花被他摸得直喘粗气,用力点了点头。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会碰上这等好事。

花逢春将赛花脱光了抱在怀里,用力揉搓她的两乳和屁股。她浑身毛发甚多,花逢春感觉像摸着虎豹的皮毛一样温暖舒适。赛花被他摸得舒服极了,开始大声呻吟。她张嘴来舔花逢春的身躯,就像狗舔它的主人一样。后来花逢春骑在赛花身上将她狠肏一通,直到两人大汗淋漓,浑身瘫软方罢。

蒲甘国王闻报两个女儿兵败被擒,心知大势已去,就宣布退位,并亲自去大明军中向花逢春投降。花逢春向他保证:女皇陛下宽厚仁慈,一定会保国王下半辈子荣华富贵,还会厚待他的子孙。国王既已投降,花逢春欲将琼花赛花放还给国王。国王感激不尽,谁知琼花赛花都不肯,非要留下来服侍花逢春夫妇。国王心知花逢春不会亏待他的女儿,就道:“既如此,我就将两个女儿托付将军,还请将军笑纳。”

花逢春遣一个副将带五百兵护送国王和他的两个儿子去东京参见女皇,自己和完颜红忙着改编军队,布置防务,指定临时监管的官员等等。好在蒲甘人早已心向大明朝,这期间并未有任何骚乱发生。待蒲甘的一切安排妥当后,花逢春只留下三千大明军驻扎在蒲甘国都监督那些临时指定的官员们,等待朝廷的新任命。自己和完颜红领着余下七千大明军和收编过来的两万蒲甘军出发前往安南支援张节。

这时张节和阮文君已攻占了离安南都城不远的玉峰城。安南国王李金龙终于得到消息,他弟弟李金虎的两万兵已经被明军全歼,先锋阮文君投敌叛变。大怒之下,李金龙要将阮文君的小儿子阮黑羽和她的两个女婿黎德寿黎德功三人斩首示众,被安南相国黎永劝住。黎永道:“且留下他们几个以后还有大用。”

李金龙只是一时愤怒。若他真的杀了文君的儿子和女婿,李金虎定然性命不保。李金虎表面上是他兄弟,实则是他与父亲的妃子的私生子,那个妃子就是现在的太后。李金龙和太后对李金虎十分溺爱,李金龙甚至有意让李金虎以后接掌他的王位。

这相国黎永乃是李金龙的妹夫,足智多谋,深得李金龙信任。他也深知李金龙李金虎兄弟和太后之间的关系。他对国王献计道:“明军能够顺利通过峡谷并全歼镇国公的兵马,定是得到了阮文君那女人和她手下的相助。若能除去阮文君,明军不熟地理,不知民情,粮草不济,破之不难矣。吾料想阮文君一定会留着镇国公性命来换她儿子和女婿,那时我等藉机要挟,如此这般......”

李金龙听了大喜,道:“有黎相国为我出谋划策,何愁明军不破?”当即赏赐黎永不少金银,又遣大将军李佑廷负责守卫都城。嘱咐他只许坚守,不得出战。

阮红羽的丈夫黎德寿和阮青羽的丈夫黎德功是叔伯兄弟,出身富户。他们自己没什么本事,整天游手好闲挥霍钱财,把父辈留下的家财都败掉了。六年前阮文君因受了媒人的欺骗,将他们招进家来做了女婿,那时她还没有生下儿子黑羽。后来知道了他们的品行,心里很是后悔。他们像其他纨裤子弟一样垂涎文君的美貌。有一次文君在自己屋里沐浴,被他俩躲在窗外窥视。后来他们竟大着胆子摸进屋子里来,抱住文君赤裸的身子欲强暴她。文君大怒,将他们两个打翻在地,用鞭子狠狠地抽了一顿。两人跪在地下痛哭流涕,向文君磕头讨饶,文君不想家丑外扬,只得作罢。

国王李金龙按照黎相国的授意,将黎德功黎德寿叫来,许他们以高官厚禄,让他们回阮文君处做细作。他们这一阵虽被国王关了起来,却并未受什么苦。见国王有求于他们,竟提出事成之后需将岳母阮文君赏给他们受用。李金龙口里答应了,心里冷笑不止:阮文君是自己看中的女人,岂能让给旁人?

再说花逢春完颜红悄悄地带着兵马越过边境进入安南,与张节阮文君的兵马会合。张节为他们引见了阮文君。这时阮文君已被女皇扈三娘任命为大明征南军的军师。

阮文君认得跟在花逢春完颜红后面的琼花赛花两姐妹,她对张节和花逢春道:“若能有琼花赛花姐妹相助,打下安南都城就更有把握了。”

琼英赛花道:“阮军师但有差遣,我等万死不辞。”文君接着说出了自己的计策,张节花逢春听了都道:“此计大妙!”

张节阮文君派人去安南都城下书,要用李金虎换回阮黑羽和文君的两个女婿。相国黎永对下书的使者道:“阮文君辜负国王厚恩投降大明,现在又想将儿子赎回,真乃痴心妄想!你回去告诉她,国王舍了镇国公的一条命也不会答应她,除非用她自己来赎。若三日内不来,她儿子和两个女婿都是死的!”使者无奈,只得回来禀报。

文君闻报大惊失色,心忧儿子性命,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啼哭不止。张节和几个女儿都来宽慰解劝,文君哭得声嘶力竭,昏倒在地。救得醒来后,对张节道:“我丈夫生前和我十分恩爱,只有这一个儿子。我欲用自己将他赎出来,以报夫君之恩。”

张节道:“阮军师万万不可,此去定是自投虎口。我等还是从长计议为好。”

阮文君将女儿们都支开,只留张节一人,道:“我主意已定,将军不必多劝。那李金龙平时垂涎我的容貌,定不会害我的性命。此事我已思虑再三,他得到我之后定然会放宽了心,如此更利于施行我等商定的计策。”说着将张节拉近身前,附耳低言了好一会儿。

张节听了阮文君的谋划,心里稍宽。只是他对阮文君早已情根深种,心里如何舍得她去那龙潭虎穴?

阮文君看透了他的心思,正色道:“大将军领兵在外,不可因私情误了军国大事,辜负了女皇对你的信任。你和花逢春将军要稳定军心,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可自乱阵脚。我此去若不能回来,这五个女儿都托付与你了。我已给女儿们写下了遗言在此,请将军代为保管。”

张节只得点头应诺,流着泪接过文君的遗言放入怀中。阮文君又将五个女儿叫进来叮嘱一番,然后去做赎人的准备。红羽青羽等悲伤不已,但是文君平时管教甚严,她们也不敢违了母亲的吩咐。

次日张节领兵护送阮文君至安南都城之下。李金龙黎永闻得阮文君果然愿意用自己来赎她的儿子,大喜。他们领大军出城,在阵前用阮黑羽黎德寿黎德功换回了阮文君和李金虎。然后双方各自回去不提。

李金龙李金虎将阮文君关进了王宫的一间密室里,派重兵守卫。他们恨文君背叛了安南,每天都去牢里折磨她,轮奸她。他们不许文君穿衣服,她整天里都是赤条条地,脖子上手脚上都锁着铁链,像牲口一样。他兄弟(父子)肏她肏累了,常常一边大声喝骂“婊子贱人”,一边用皮鞭抽打她取乐。阮文君一声不吭,任由他们凌辱,心里只盼着张节能早日带兵攻下都城前来救她。

这天有人来报,道蒲甘国公主赛花求见国王。安南与蒲甘是邻国,平日里两国关系并不是太好,李金龙不知赛花公主来找他何事,就吩咐将她放进城来。赛花带着两百余人的卫队,都跟着进来了。相国黎永不放心,安排了一千余士兵监视赛花带来的人。

赛花因为容貌体型特殊,别人根本冒充不了。李金龙见了她,果然是真的赛花公主,心里的戒备放松了些。问道:“公主来此何事?”

赛花道:“大明朝无故派兵偷袭我国,被我姐妹两人领兵击退。听说安南也遭到攻击,我父王特派我等前来支援贵国。若国王愿意,我们可结成联盟,共抗大明。”

李金龙道:“如此甚好。不知你们带来多少兵马?”

赛花道:“因恐大明再去偷袭我国,我们只带来两万兵马,由姐姐琼花率领扎在西门外。若有需要,父王答应还可增兵。”

李金龙道:“公主且下去歇息,待我与相国商议结盟之事。”赛花退下,自有国王的亲信来给她和亲兵安排饭食和歇息处。

当下国王李金龙找相国黎永商议此事。黎永道:“我等先将赛花公主看守好了,不能让她随处走动。明天我出城去琼花在西门外的军营去查看虚实,若端的是蒲甘国的援兵,我们合兵一处夹击大明军,叫他们有来无回!”李金龙点头称是。

第二日相国黎永带着五千兵出西门去琼花的军营查看。他原来就见过琼花,两人各自施礼,坐下商议破大明军之事。黎永的亲信则借口要为琼花的军队提供辎重粮草,去军营里各处巡视打探,并与琼花的士兵闲谈。回来后抽空报与黎永,道琼花带的这些兵果然都是地地道道的蒲甘人,不可能是明军假扮的。黎永这才放下心来。

黎永与琼花商定了结盟之事,并约定五日后各自出兵夹击大明军。他借口联络方便在琼花军中留下几个亲信,嘱咐他们要随时报告蒲甘军的动静,然后自己回城了。见了李金龙和李金虎,黎永道:“果真是蒲甘出兵来助我国,大明军此次难逃厄运矣。”这时又有密报传来,道有一个镇国公李金虎的亲信从大明军占领的玉峰城逃回来了。

李金虎叫他进来一看,是自己最信任的手下李如海。李如海道:“安南国被俘的军兵约有一万余人。他们不堪大明军的欺压,正要酝酿暗中起事,配合国王的兵马去杀败大明军。”

李金龙等人大喜,道:“大明军当灭,此乃天意也!”李如海自告奋勇要潜回去联络,李金龙吩咐自己的几个亲信和他一起回去,伺机行事。其实李如海是张节他们按照阮文君的计策派来的,为的是增加李金龙的自信,让安南军放心与大明军决战。

阮文君的儿子阮黑羽被赎回来后,紫羽按照母亲的嘱咐将他暂时托付给住在赤坎寨的一家亲戚照看。黎德寿黎德功则来到玉峰城和妻子阮红羽阮青羽团聚。阮文君不在,他们就以阮氏家长自居。因为文君走之前吩咐军兵只能听大将军张节和阮紫羽的,故此黎家兄弟指挥不动阮文君的部下。他们只好在家里作威作福,对阮氏姐妹发号施令,道:“母亲恐怕是回不来了,以后你等都须听我们兄弟的。”

他们俩也知道紫羽和大将军张节的关系,故不敢过分得罪她,只去寻红羽和青羽的晦气。红羽和青羽都是贤淑老实之人,对自己的丈夫忍气吞声。可还是免不了挨打挨骂,每天晚上都被折腾得睡不好觉。五姊妹中只有阮紫羽个性最强也最有主见,她早就看不惯两个姐夫的所作所为。可是她还是未出嫁的姑娘,不太好意思去管姐姐们的家事。

国王李金龙将黎德寿和黎德功放回时,交给了他们一包毒药,让他们伺机毒死大明军的主将张节。阮紫羽和张节打得火热,他们的奸情几乎成了军中公开的秘密。阮紫羽白日里带着姐妹们操练降兵,夜晚时常给爱郎张节做些好吃的食物送去。黎德寿黎德功觉得这是个下毒的好机会。

这一天傍晚紫羽正在厨房里忙碌,二姐夫黎德功跑来对她道军营里有人争吵,可能引起械斗,叫紫羽赶快去喝止。紫羽听了,叫正在一旁的蓝羽帮她看着火候,自己跟着黎德功往争吵之处赶去了。黎德寿躲在外面见紫羽和黎德功离去了,就怀里揣着毒药从外面闪进来下毒,没想到蓝羽还在厨房里。黎德寿一不做二不休,从地上拾起一根木棒在蓝羽头上敲了一下,将她打晕,然后将毒药撒在食物里,再将食物盛在紫羽送饭常用的碗里。他四处张望了一下,见附近没人,就将昏迷的蓝羽扛在肩上出去了。

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黎德寿出去时正好被白羽看见。她见大姐夫扛着蓝羽匆匆忙忙地往外走,心里起疑,就悄悄跟了上去。黎德寿走到一条小河边,欲将蓝羽扔进河里淹死,到时谁也怪不到自己头上。可是看了看粉嫩粉嫩的蓝羽,觉得自己不享受一下就杀死她太可惜,就将她剥得精光,衣裙撕成条,绑了手脚,堵上嘴巴,然后开始奸淫她。蓝羽被肏醒了,见大姐夫压在她身上,又羞又急,拚命挣扎。可是手脚都被绑着,怎能敌得过黎德寿?黎德寿一边狞笑着一边继续奸淫她。

白羽躲在树后看见蓝羽受辱,焦急万分。她又不敢声张,害怕惊动黎德寿。平日里大姐夫黎德寿对她总是色迷迷的,趁没人时经常将手伸进她的衣裙抚摸掐捏她的乳房和屁股。她见了他就躲,像耗子见了猫一样。想了一下,她顺着原路返回,想回去叫姐姐们来救蓝羽。回到厨房时,正碰见紫羽端着一个碗要往张节那里送。她去军营里并没有见到有人械斗,黎德功道可能是没打起来就散了。回来后不见了蓝羽,做好的食物已盛好在碗里,于是她端起碗里就往门外走。

白羽一边喘着气一边向紫羽诉说蓝羽正在小河边被大姐夫欺负的事儿,紫羽听了大怒,拔脚就往小河边追去,手里端的碗也扔了。跑到河边时,蓝羽已被黎德寿肏得晕死过去,黎德寿正要将她扔进河里。紫羽高叫一声:“住手!”

黎德寿见紫羽来了,知道事情败露,遂拔剑向紫羽劈去。紫羽来得太急,不曾带长兵刃,手里只有一把一尺来长的腰刀。黎德寿人品低下,武艺却是不错的。紫羽的武艺得自母亲的真传,本来可胜黎德寿,可是她在兵器上吃了亏,被黎德寿一阵砍杀,手臂上给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黎德寿见紫羽受伤,益发疯狂地向她攻来,要将她杀了灭口。紫羽左躲右闪,眼看就要遭到毒手,只听的一声娇叱,远处一柄长剑飞来,正钉在黎德寿背上,剑尖从前胸穿出。黎德寿大叫一声,倒在地下。

紫羽松了一口气,眼睛一黑就要倒下,却被赶来的红羽一把抱住。原来白羽跟不上紫羽的速度被落在后面,路上遇见了大姐红羽。红羽听了白羽所述,也急得仗剑赶来河边,千钧一发之际掷出佩剑,救了紫羽。红羽替紫羽包扎好伤口,两人又来救醒了蓝羽。红羽自嫁给黎德寿后常被他谩骂殴打,她从来都是默默忍受,不去向母亲哭诉。今天为救妹妹将丈夫杀了,也算是报了往日之仇。

这时白羽和青羽也到了,五个姐妹相抱在一起哭了一场。紫羽最先清醒过来,她道:“此事太过蹊跷,当时蓝羽和我在一起。黎德功将我从厨房引开后黎德寿才对蓝羽下的手,他们俩必有所图。我们须报告张节将军,尽快将黎德功找到。”姊妹们都点头称是。大姐红羽背起衣不蔽体的蓝羽,几个人往张节的住处走去。

张节听了,觉得紫羽说得有理,就派自己的亲兵在军营内外寻找黎德功。其实黎德功并未走远,他引开紫羽后就回到家里,喝了一壶酒之后倒下睡着了。青羽跟着大家一起去找黎德功没找着,回到家里一看,黎德功正鼾声如雷地躺在床上。青羽急忙出去叫来红羽和紫羽,她们三个将没睡醒的黎德功绑了抬到了大将军的议事厅里。

黎德功醒来后见自己被绑在大将军议事厅的柱子上,张节手按宝剑瞪着他,旁边除了阮氏姊妹外还站着十几个手持刀枪的亲兵。他心里叫苦:定是黎德寿失手了。他特别怕死,扑通一声跪在地下高叫“大将军饶命!这些事都是国王李金龙和黎德寿逼我做的。”张节一听,暗道:“果然有图谋。”他一言不发,目光却愈来愈凌厉。黎德功被他看得浑身发抖,一五一十地将所有内情和盘托出,连国王答应事成后将岳母阮文君赏赐给他们兄弟俩之事也说了出来。

这下子真相大白了。阮氏五姊妹个个都被气得发抖,说不出话来。张节问紫羽该如何处置黎德功,紫羽把眼睛看向姐姐青羽。青羽一言不发,走到黎德功跟前,拔出腰刀来猛地捅进他的心脏。黎德功大叫一声,气绝身亡。

这一天经历了太多的事,阮氏五姊妹回到住处,用饭沐浴之后都躺在一间屋里。可是她们却怎么也睡不着。紫羽爬起来道:“我等都去大将军那里睡吧。”于是五个女人一起来到张节那里,都挤在张节的床上,也未脱衣服。紫羽抱着张节,红羽青羽两人一个搂着蓝羽一个搂着白羽,也都依偎在张节身旁。不一会儿大家都睡着了。

第二天张节醒来,紫羽已经起床去准备饭食了。红羽青羽还未醒,她们靠在张节身边,丰满的乳房几乎贴在了张节的脸上。蓝羽白羽两个则一边一个搂住张节的两条大腿睡得正香。张节想悄悄爬起来,不料惊动了红羽和青羽。她们醒来后很害羞,一声不吭,红着脸将蓝羽白羽从张节腿上抱开,放到一边去睡了。

紫羽进门来看见三人尴尬地立在那里,就拉着张节的手到了另一间屋子,自己却转身出去了。张节正在猜想她是何意思,红羽青羽两人被紫羽推了进来,然后她从外面把门锁上了。张节心道:“紫羽那天说要报答我,莫非......”未及多想,红羽青羽两个已红着脸过来替他宽衣解带。张节开始用手抚摸她们成熟丰满的躯体,两人禁不住喘息起来。她们本是温柔贤惠的女人,可惜嫁了没品行没男人味的丈夫。现在她们终于将自己给了心里喜欢的男人。她们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张节却清楚地感觉到了她们欢愉的心情。

李金龙李金虎在都城里厉兵秣马,准备给大明军最后一击。到了和蒲甘军约定好的日子,黎永留在蒲甘军中的亲信来报,公主琼花已带着大军出发向大明军所在的玉峰城包抄过去。李金龙大喜,亲自和相国黎永大将李佑廷率领七万安南的精兵悄悄出了都城,往玉峰城进发,只留下李金虎和一万兵守卫都城。

张节和阮氏姊妹早已在玉峰城外列阵迎敌。李金龙见敌军只有不到两万人,就将兵力都集中起来,准备一举冲垮敌军防线。到时蒲甘军在敌后发起进攻,再加上张节手下安南士兵的兵变,一定能将大明军打得丢盔弃甲。

千算万算,他没有算到大明军威力强大的火炮。李金龙正要发起进攻,对面阵上传来轰隆轰隆的巨响,排列密集的安南军遭到当头痛击。开始时李金龙还没把火炮当回事,安南军也有火炮,他以为大明军的火炮也差不多,只能用来吓吓人而已。可是火炮声持续不断,不少士兵被击中,只见自己阵上血肉横飞,哭爹叫娘。

这时张节和阮氏姊妹开始带领大军冲过来了。尽管己方士气低落,军阵混乱,李金龙还是坚持不退,要等蒲甘军的夹击和对方安南兵的叛乱。可是左等右等不见动静,战场变成了一面倒的大屠杀,安南军纷纷弃械投降。黎永李佑廷见势不好,急劝国王李金龙退兵自保。李金龙未及下令撤退,后面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杀声。花逢春完颜红带着七千生力军赶到了,顷刻之间就杀到离国王不到半里路的地方。

紧急关头大将李佑廷率领三千国王卫队前去抵挡花逢春的兵马。花逢春箭无虚发,骑马冲在前面的几个安南将官被他一一射死。其他士兵见了,发声喊,潮水般地往后退,将后面的军兵都冲乱了。李佑廷声嘶力竭的大声喝骂,不提防花逢春一箭射来,从前胸贯穿过去,将跟在后面的一个小兵射死。李佑廷附近的军兵吓得纷纷跪倒在地,弃械投降。

最后只剩下国王李金龙相国黎永带着不到两千兵在顽抗。周围的大明军越来越多,李金龙知道已无法挽回败局,挥剑自尽。黎永在乱军中被砍为肉泥。此战以大明军全胜结束。

李金虎经过上次被俘后,再也不敢轻敌大意。他指挥一万安南军日夜在城上巡视。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国王的大军出城还不到两天,城里屯粮之处失火。李金虎急带人去救火,王宫里又烧起大火。这些都是潜入城里的阮文君的部下和赛花带来的两百人所为。李金虎东奔西跑,累得精疲力尽。这时忽然有人报道:“西门被奸细打开,两万蒲甘军在公主琼花的指挥下杀入城来。”

李金虎此时方知中了敌人的奸计,哥哥(父亲)李金龙此去一定凶多吉少。他想起还被关在宫里的阮文君,就快马驰回宫里,要去亲手碎割了那个贱女人。阮文君还是被赤身裸体地锁在那个牢房里,她虽不知外面动静,但是李金龙兄弟这两天没有来奸淫她,想必是军情紧急,自己得救的日子恐怕不远了。就在此时,李金虎踢开牢门闯了进来。他知道阮文君手脚都被锁住无法动弹,独自一个人进来。

李金虎两眼冒火,狠狠地盯住阮文君看。阮文君却笑了,这更加令李金虎怒火万丈。他拔出身上佩戴的利刃,冲过来用力刺向文君赤裸的躯体。文君身形一晃,他刺了个空,跌倒在地。文君骑在他背上用手中的铁链套住了他的脖子。他大声叫喊,拚命挣扎,可是铁链越勒越紧,不一会儿他就眼眶突出,被活活勒死。

李金虎的亲兵们在外面听得动静,开始时并未在意,因为过去每次李金虎来奸淫阮文君时都有很大的动静。后来他们觉得不对劲儿,就手持刀枪冲进牢房里查看。见李金虎被勒死在地下,惊得呆了。阮文君面带微笑,平静地对他们道:“安南都城很快就会被大明军攻克,你们若想活命,快将我放了。”亲兵们犹豫了一下,过来解开了她身上的铁索,又给她找来衣服穿上。阮文君自由自在地走出了王宫,后面跟着一群保护她的亲兵,就是李金虎的那些亲兵。

女皇扈三娘接到张节和花逢春的奏报,得知蒲甘和安南都已被拿下了,大喜。她将张节封为平南侯,花逢春封为常胜侯,阮文君封为南国郡主。阮氏五姊妹和琼花赛花都有封赏。她要张节花逢春阮文君再接再厉,拿下暹罗,然后回京一起给他们庆功。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